蚂蚁森林怎么获取更多的能量

发布时间:2021-03-28 08:21丨发布来源:蚂蚁森林

    你,给黄河幸福林浇水了吗?
 
    河的孩子,吃河孕育的稻米,看河的风景和波澜,听大河的传说入睡。也总想着,长大了要守护这条河。
 
    这条大河啊,那么长
蚂蚁森林
 
    中游有个地方,叫延安
 
    黄河幸福林的侧柏,即将种在这里
 
    在壶口瀑布奔流的方向,晋陕峡谷的石缝里
 
    今天,我们共同开启了一个关于黄河的故事
 
    那我们就来讲讲这里的故事
 
    是谁种下你们的树?
 
    难!难!难!
 
    1999年,一批年轻的林业工程师毕业,分到了宜川的林场。也是这一年,国家开始实施退耕还林。
 
    鼓励退耕还林的新闻报道
 
    这群年轻人把宜川的林相图打印出来,贴在墙上,定期更新,看着那绿寸寸蔓延。22年间,黄土坡上种的树,正在搭建起黄河的生态屏障。
 
    宜川林业人手机里总有一张延安植被覆盖率对比图
 
    宜川县内,除了著名的壶口瀑布,还有一段晋陕峡谷。这里曾是连片的荒山荒地,岩石裸露、草木稀疏,水土流失严重,是黄河生态治理的老大难。
 
    今天如果你去延安玩,把车开到沿黄观光公路上,会发现两岸的山坡峭壁上,依然有一块块裸露的荒山。
 
    因为在黄河边上,在晋陕峡谷造林,是真的难。
 
    延安宜川县辖区内晋陕大峡谷地貌
 
    2006年,宜川林业局曾经计划绿化晋陕峡谷,但能正常种树的地方太少了!10万亩荒地需要治理,近4成是悬崖,这里土层薄,乱石多,植物难生根。
 
    怎么办?2012年,从延安到宜川,开启了一次改变荒山的“实验”。
 
    林业人发现,荒山虽然贫瘠,但总能看到原生的侧柏,长在崖壁的石头缝里。晋陕峡谷的石质山地,侧柏能生!
 
    于是,几支队伍被送到大河对面的山西学习造林的手艺,又经过几年折腾,总结出了一套“石坑造林”的绝活——先用碎石垒个坑,坑里填上足够厚实的土,在坑里种树。
 
    如果这个坑还要垒在悬崖峭壁上,更是难上加难。
 
    要几个人一组,有人先徒手攀岩爬上去,把两米长的铁钎插进地里,固定绳索,再把其他人和树苗一个个吊上去。快一点的,一人一天只能种上七八棵树。如果是平地,一个人每天则可以种70多棵。
 
    在黄河边种树,比耗工耗时更要命的是,险。吊在悬崖边,没人能不怕,也没人能不抖。
 
    在宜川,能在悬崖上种树的专业造林队,只有两三支。其中最“勇”的一支,三四十人的队伍,队长叫王小红。
 
    好好种波儿,种上一棵活一棵,就这
 
    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,王小红都在种树。3月开工,种到天气炎热之前。8月接着干,直到土地上冻,黄河水也结上七八米厚的冰。
 
    今年3月,王小红的造林队在晋陕峡谷“老吉坡”种树
 
    王小红吊过的悬崖,最高有30多米。最开始也怕。“吊在上面腿直抖,就想大声呐喊,不敢不敢,我害怕!”
 
    有人问过他,悬崖峭壁,种不上就算了,冒这险?
 
    王小红讲不出啥大道理,却有着自己的执拗:这荒山不能一块一块的绿,要用绿色把它填满,那还是很好看的!
 
    道理简单的就像十几年前,刚开始种树时,师傅跟他讲的:没啥,就是多种波儿(陕西话,“树”),好好种,种上一棵活一棵。就这。
 
    种树的人,像他们种下的侧柏一样,十几年如一日扎根在石缝里,用执拗染绿黄河两岸。
 
    这是黄河吗?
 
    王小红的家就在黄河边。“小时候在河边捡石头玩,一抓手里一把沙。”这几年,晋陕峡谷两岸的树越种越多,下雨天滚进河里的泥沙眼见着少了。黄河的清水期变长了,一年能清上20来天。冬天河水冻上的冰层变成了白色或者透明的。
 
    宜川新河林场场长张怀强拍摄,能认出是黄河吗?
 
    近些年,王小红小时候最怕的洪水,没再来过。
 
    前几年,有村民在苞米地里发现了一种背着长刺的动物,查了资料才知道,是豪猪。褐马鸡、原麝、大鸨等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先后现身宜川。黄河岸边,越来越多“稀客”临门。
 
    我们种下的树啊
 
    总有一天会变成野羊满坡
 
    变成涂满绿色的长卷
 
    变成安宁的生活
 
    变成儿孙口中的“那个故事”
 
    变成大河的清波
 
    在你我眼中荡开
 
    你的黄河幸福林
 
    故事才刚刚发生
 
    等着你一起来书写和耕种
 
    保护黄河,种下春天
 
    去看看你们的成就吧
 
    还有一份感谢礼等你领取
 
    同时参与「为黄河种片林」和「种果树助老乡」活动可得感谢礼